A股猪年往事
陆烁宜 陆烁宜 2019-02-04 17:47:29
每逢猪年,中国的资本市场,都会从骨子里出现某些变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球老虎财经(ID:laohucaijing01),作者:赵云帆


“牛市(Bull Market)”本来是个外来词,中国人的财富吉祥物,其实是猪;祭祀祈富用的是猪头,商贾冢中陪品是猪骨,即便是“家”这个字儿,都是屋顶之下有“豕(猪)”。而每逢猪年,中国的资本市场,都会从骨子里出现某些变化。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被誉为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张股票,静静地躺在全球金融中心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

这只股票发行于36年前的猪年,发行人为广州宝安县联合公司。上述图样是证券收藏家赵善荣收藏的版本,落款骆文冠则为这张“鹏程万里,一览众山小”股票的设计者。

1982年11月,广州宝安县联合投资公司在县委批准后成立,而当时宝安县县委政府办公室主任曾汉雄被要求在这家公司主持大局。

宝安县联合投资公司与如今的政府融资平台有些类似。那时候,改革春风满地吹,深圳特区更是吊塔林立。宝安县联合投资主要业务为工业园区建设,成立时区区30万的注册资本,可支配的资本也仅有20万,在县政府“只给政策不给钱”的“要求”下,曾汉雄必须自己想办法。

思路灵活,背后有着香港亲友指导的曾汉雄,想到了向老百姓集资。

某一天,深圳特区报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广告,“欢迎省内外国营集体单位,农村社队和个人(包括华侨、港澳台同胞)投资入股,每股人民币十元。实行入股自愿退股自由,保本付息,盈利分红。县地方财政拥有20%股权。公司确保股东权益,享受优惠待遇”。

上述为宝安联合投资在深圳特区报招股广告

从现在来看,这只股票的BUG层出不穷,不仅股债不分,权益不清,既没有公司章程,也没有限售条款。

但这不妨碍它成为了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只股票。

登报只是县政府的尝试之一。多轮宣传之下,认购毫无起色。这时候县政府就动起了员工的主意,实行了具有时代特色的“摊派”——县政府部分人员工资,直接以宝安投资股票等额面值发放。

如今我们见惯了号召员工认购,员工增持,公司与实控人兜底的拉钩游戏,惊诧之余,不免追忆往昔,顺便感叹一下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

十年之后,1992年,改名后的深宝安终于完成上市交易,股价不久来到了认购时的330倍。深宝安的大股东大坑上村,大坑下村占有深宝安市值最高达到接近10个亿。有幸运儿,也有与幸运擦肩而过的可怜人,他们是那些为了生计,以五折、三折、一折卖掉深宝安股票的老百姓,他们成就了资本市场上的第一批猎手,法人股皮条客。

此后,深宝安经历了ST,濒临破产,资产重组,最后变成了如今的中国宝安。而曾汉雄似乎更热衷于炒股,转而纠集人马租用银行金库囤积认购证。此后,曾汉雄还指挥亲自督战“宝延大战”(即深宝安与延中实业),后者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场市场化收购与反收购案。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至于后来,曾汉雄被称江湖戏称为中国第一个猛庄,而股改第一人的身份,竟也被忘的差不多了。

猪的神格叫做“乌金“。猪年生人,如果名叫“猪生”,未免过于不雅。所以很多属猪的人,起名都叫做“金生”。

1995年,作为震惊中外的“327国债事件”的第一当事人,“证券教父”管金生恰值其本命年,而管金生被戴上镣铐的那天,恰恰是管金生的阴历生日。

管金生给小平同志上过万言书,后成为了第一个股份制券商承办人,与中国最早的游资杨怀定一起炒过股,建立起了最早的游资大户室,买下过李嘉诚手里的香港大众证券。巅峰时期,万国证券一家承包了A股80%的交易额与100%的B股交易额。

顺便提一句,那些年最火的一部最火的电视剧叫做《股疯》。《股疯》让人印象深刻的场景,就是在万国证券门口排队的股民长龙,以及遮阳伞上的标语:“万国证券,证券王国”。

俗话说,本命犯太岁,太岁当空坐,无喜必有祸。而管金生的悲喜,在乎于其一念之间。

以下的故事是所有中国的资深股民都读过,并且隔三差五就要回味的中国资本市场往事。

24年前,乙亥元月末,通胀横流,经济过热。以管金生为首的万国证券空头,在3月27日到期三年国债贴息水平上,与财政部下属中经开为首的多头展开捉对厮杀。在中经开预先得知财政部将大幅增加贴息500个基点的基础上,国债期货价格被大幅拉抬,管金生为首的空头阵营在几乎要全线爆仓,万国证券面临足以引致破产。一念之间,管金生痛下杀手,在保证金不足的前提下,砸出1460亿空单,财政部下属中经开等多头全部爆仓,面临40亿的损失。

同辈的教父级人物,时任上交所掌舵人尉文渊,彼时刚刚拿到上头下发的国债期货监管条例,还未发布任何指令,市场就乱了套。慌不择路的尉文渊一拍脑袋,亲描淡写的命令上交所取消空头反击之后的所有交易,并致使万国证券亏损56亿人民币,濒临破产。

一位在大户室中目睹过327大战的人回忆,大户室里的大户,一整天都在上厕所,收盘之后大部分人的西装裤都湿了一大片。

17年的牢狱生活后,管金生出狱了,他写了回忆录,到处走穴回答人们心中对3·27国债事件的种种疑惑。他觉得如果不做空头,万国证券势必破产,股民挤兑,银行断贷,毁的就是中国整个金融系统。

而在管金生入狱的那17年中,四个3·27国债大多头,中经开涌金系魏东跳楼了,周正毅在2007年被判了16年;袁宝璟和刘汉则早已被正法。你很难讲清楚管金生和这四个人,谁更幸运。

本命犯太岁,太岁当空坐,无喜必有祸——然而福兮祸所依看,祸兮福所倚。正如当年《股疯》主题曲唱的:

请你一定得要想清楚

身份地位权势名利

一切都会因此而改变

有时飞啊飞上天

也有时摔的一翻两瞪眼

就像大海浪潮

涨涨跌跌 永不歇

算算计计快点趁势追

日日夜夜担心又憔悴

输输赢赢总在一念间

酸甜苦辣滋味随人去感觉

前一分钟谁也追不回

后一分种无人能分解

起起落落竟是老天爷

捉弄苍生 浮沉人世间

3·27国债事件,即便放在1995年,也只不过是惊鸿一瞥。那一年,证监会迎来了第二任主席周道炯,是年证监会进入了国际证券监管组织;往年四次大涨大跌,致使股票“T+1”制度在1995年横空出世,延续至今。中国第一次有了关于红利税收的法案,可第一只财年亏损的股票,也在1995年出现。

1971年,辛亥猪年,安徽马鞍山市诞下了一位未来的安徽省理科状元。

乙亥猪年,24岁目睹了327国债事件的他,毅然放弃了自己的专业,投身资产金融行业。

丁亥猪年,36岁的他管理基金业绩是226%,至今无人能够打破这一纪录,他包揽了中国最赚钱的基金经理、金牛基金、最佳表现、最高回报、最受欢迎等所有最有含金量的奖项。

王亚伟,他被称作中国巴菲特,股神,公募一哥,重组股大王,但很少有人真正的了解王亚伟。

或许是327国债事件历历在目,王亚伟这一辈子都在躲避两件事,一个是国企的钳制,一个是公众的目光。

王亚伟的第一份工作是中信国际合作公司;一年以后,王亚伟去了华夏证券,岂知数年之后,华夏证券遭遇沉沦,被中信证券并入;此后王亚伟转投华夏基金,而在风光无限的几年之后,华夏基金再次被中信证券收购。

当王亚伟在谈起为什么他在2009年说对“公募很有感情,不会离职”,到2010年却反悔时,王亚伟是这么说的:

“华夏基金经历了股权转让,在股权转让的过程中我没有和任何人提出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么做不合适……这种情况下我自己感觉到有一点力不从心,可能和市场隔绝了,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自己继续像以前做得那么好是没有信心的,自己并不一定适应公司未来进一步发展的要求。”

若干年后,中信系涌现出众多的自立门户的操盘手,他们在利好前买入,利好兑现后卖出,看似经常光顾重组概念,却又时常与内幕交易流言相伴左右。

而王亚伟自从筹建千合资本之后,便从此与世隔绝,江湖上很少有他的消息。

在离职时,王亚伟将媒体关注作为了离职最主要的原因。他在任何场合预期交流都会被泄露与传播,他的任何选股都会被跟风;他竟然是彼得林奇的粉丝,而这一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然而,网络上至今依然流传着的王亚伟选股宝典,王亚伟投资圣经,王亚伟提前进入了这些股票等各种股评。

2018年,深圳中级法院披露了一起老鼠仓,其涉及中登公司的员工监守自盗,偷窥私募大佬持仓并跟投。而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是被击中偷窥的对象之一。

没办法,这个时代已经没有股神了,一个也没有。

2019年,己亥年,科创板夹带着注册制的梦想照进现实,而证监会新人入住,各种制度性变革层出不穷。

2019年还会发生什么呢?所有股民都期待着变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