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走强的一大阻力——这个危害太严重

stones stones 2019-07-09 09:13:40
一项分析发现,美元走强有这样一个严重的危害!

上周五(7月5日),美国6月非农就业出炉,就业增速远超预期,总算是打消了5月低迷数据给市场带来的种种焦虑。然而,这是否代表着美国就业市场将保持长期强劲?

近日,财经博客Global Macro Monitor分析发现了美元走势和美国就业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研究发现,自从2014年起,贸易加权美元指数的月度环比变化值和制造业就业人数的3个月变化值有着相关关系,如果把美元变化值延期9个月,那么美元变化的趋势和制造业就业人数的3个月移动平均值变化趋势便有很强负相关性。也就是说,在美元出现变动9个月之后,就业人数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从理论上看,这样的相关性有很好的支撑。制造业企业的招聘决策通常不会因为需求、价格或竞争等因素的短期变化而改变。但是,如果美元币值出现连续1年以上的长期变化,那么这些企业很有可能会根据美元走势来调整生产和招聘政策,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美元变化和就业变化之间会有9个月的时间差。

从变化方向上看,需要注意上图中美元币值对应的竖轴是倒置的,也就是说美元升值后,制造业就业增速会放缓,反之亦然。

从实际情况来看,美元和就业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现实数据的印证。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29个月中,美国新增就业达到48.5万人,而奥巴马执政的最后29个月内,新增就业仅为12.8万人。从表面上看,这似乎说明特朗普对美国经济增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如果考虑到美元的因素,情况就有所不同。

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29个月,贸易加权美元币值上涨了21.1%,这对制造业和整个美国经济来说都是一大不利因素。而在特朗普执政的前29个月,美元指数仅上涨0.4%,而且在特朗普就任后的第一年,这一指数甚至还出现了近10%的下跌,这对美国经济无疑是一大利好。

过去几个月,制造业就业出现了大幅下滑,制造业就业3个月移动平均值从2018年11月和12月的2.5万降至今年6月的8000。从上述分析看来,去年美元回暖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制造业就业增速放缓的现象。

如果Global Macro Monitor的模型正确,那么去年的美元复苏将导致制造业就业增速到2020年1月之前都保持低迷。这也可能是为什么特朗普一直敦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推动美元贬值的原因。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全球还存在美元短缺,而且这一短缺在短时间内不会得到缓解。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美元的涨势可能会只增不减,美国制造业就业在短时间内也无法恢复强劲。这样的结果对面临2020大选的特朗普来说自然无法接受,因此,他必定会继续强硬地推动美联储降息,大力推动美元贬值。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