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惊现诡异反应链 从雷曼危机逃出生天的资深交易员提醒你做好这三步部署!

Nan Nan 2019-07-10 14:08:09
投资情绪究竟是如何被扭曲的?面对风险又该如何逃出生天?亲历过雷曼危机的资深交易员手把手教你解决这两大难题。


近段时间美股走势不俗,让不少投资者重新打满鸡血,重回这一重要风险资产的怀抱。但彭博市场评论员库德摩尔(Mark Cudmore)就提醒,股市对经济数据一直存在不对称反应,这将为投资者埋下陷阱。

值得留意的是,库德摩尔之所以对股市的不对称反应深有体会,还来自他的另一重身份——前雷曼兄弟交易员。近十年来,雷曼兄弟似乎成为惨案和失败的代名词,库德摩尔从前的经历教会他,要学会深入和辩证地看待市场趋势。

正是从前的经验让库德摩尔推断:近几周相对糟糕的经济数据(除就业数据外的大部分经济数据)没有阻止股市上涨,是因为市场将这视为推动美联储变得更加鸽派的因素。

关于这种不对称性,库德摩尔作了进一步阐述。一般来说,在利率政策与经济发展状况大致契合的正常市场节奏里,强劲的数据有利于股市,疲弱的数据则不利于股市。但当经济前景急剧恶化时,基准政策利率突然出现不适当的高企,则会导致避险环境的出现,这正是我们在5月份国际经贸局势渐趋紧张后看到的情况。

那么现在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需要放松政策以抵消经济放缓的影响,市场进入了这样一种局面:边际不良数据对股市有利,因为人们认为,这些数据将加速美联储政策调整的步伐。

在此期间,政策预期成为回报的主要驱动因素,即便投资者对糟糕的经济前景已有充分认识。这使得股票的不对称反应函数更倾向于收益而非损失,因为市场人士认定宽松政策即将到来,问题只是宽松的程度和速度。库德摩尔表示,自6月初以来,市场就一直处于这种情况。

他认为,这样发展下去,市场可能达到一个新的阶段:

“即激进的宽松政策已被定价,但经济前景仍不确定,这将催生一个特殊的反应函数:好消息对股市不利,坏消息则是好消息。上周五强劲的就业数据持续发威,就是最好的证明。”

库德摩尔指出,这一现象通常会持续到经济出现明显复苏,或者事实证明美联储的宽松政策不足以防止经济严重放缓的阶段。库德莫尔预测:

“在积极的情况下,市场可以回到正常节奏,好消息就是好消息,坏消息就是坏消息。但在消极的情况下——即宽松政策未能提振经济,那么突然间,对股市而言,这将成为可能出现的最糟糕局面。由于政策制定者被视为无能为力,坏消息对股市来说非常糟糕,而边际数据好于预期也不会带来太大提振,总而言之,所有消息都是不利的,那将是股市的一大灾难。”

那么在市场对信息的不对称反应持续发酵,扰乱投资情绪的情况下,投资者又该自处呢?另一位从雷曼危机中逃出生天的华尔街著名投资者皮拉尔·戈麦斯·布拉沃(Pilar Gomez-Bravo),总结出了一些重要的教训和经验。

和库德莫尔一样,布拉沃也是和雷曼兄弟共历生死的一员——在雷曼兄弟破产危机爆发时,布拉沃已在该行从事了大约10年的信贷工作,如今她是MFS投资管理公司(MFS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一名投资组合经理。

结合当前市场情绪,布拉沃发现,现阶段的风险狂热与上一轮经济泡沫前夕的投机狂热之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有鉴于此,布拉沃选择抛售垃圾债券,押注债务反弹即将结束——这有可能让持有数十亿美元杠杆且流动性较差资产的基金陷入困境。布拉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是一门艺术。事实上,距离一切结束已经不远了,我们甚至需要抓紧每一个小时完成资产转移。”

而为了在对冲风险的同时寻求最大收益,布拉沃通过增加对希腊和意大利等外围国家政府的投资,进入了一个风险相对温和的市场。

如今管理着45亿美元固定收益资产的布拉沃认为,现在应当做的是将高收益债券的风险敞口从2016年高达30%的水平下调至10%。但现实是,一些基金的风险敞口仍在持续增加,比如欧洲一只无约束基金的风险敞口现为1.6亿欧元(合1.79亿美元),较去年增长了近10%。

“企业债务的反弹,正与政府债券、风险资产定价所引发的增长担忧背道而驰”,布拉沃表示,几周前,当美国与欧洲高收益债券的平均息差跌破375个基点时,她就看到了退场的信号。而在上个月,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著名的信贷分析师米歇尔(Bob Michele)也出于同样的担忧调整了自己的策略。

近年来管理全球信贷基金的经验,让布拉沃在判断市场走势时拥有更强洞察力,她认为垃圾债券发行机构长期以来的不透明和杠杆率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现实是,现在风险大于回报,”布拉沃表示,人们确实应该更担心周期结束时各大市场的表现。

就像彭博社今年早些时候分析的那样,欧洲逾三分之一的私人高收益公司在某种程度上都在限制外界获取金融数据,这使得美国和欧洲借贷者仍然占据上风。不过廉价货币政策和低违约率不会一直提供帮助,正如市场对欧洲央行将准备实施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猜测无法一直推动股市上涨,并掩盖了脆弱的资产负债表一样。

总而言之,当雷曼危机被不断提及的时候,意味着全球经济形势的确已不容乐观。对十年前那场危机有过切身体验的布拉沃已闻风而动,做好对冲准备,而早已离开一线交易市场的库德摩尔则心有余悸地表示:

“2008年,作为雷曼兄弟的一员,我亲眼目睹了这种情况。2019年我们将何去何从还没有定论,但我坚持我的悲观观点,即最近贸易和制造业的崩溃预示着经济周期的结束,美联储将无法拯救我们。”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