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交易者】00后交易员上线!手握5000美金,她只求在市场蹭口汤喝?
fitfit fitfit 2019-09-11 16:47:44
没吃过苹果的小孩,不会懂得它的味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辛说(ID:caijingxinshuo),作者:花花


点击收听故事

花花手记:00后来啦!来不及感受前辈们得失与训言,新秀就以新鲜血液涌入市场。嬉笑人间,游乐青春,这种态度被贯彻到交易中,主观与客观碰撞,掺杂朦胧的感悟,我对于鲜活的00后交易者形象,初次有了勾勒的思绪。

01.加州的阳光,广州的台风

北京时间830日下午3点,时针刚好在加州的钟盘抵达30日凌晨。

在公司拨通了『小灰灰』的电话,我只知道她在日本留学,大一,主修数学,第二专业计算机,暑假正在斯坦福读夏校,在初中的时候开始进入市场,交易品种涉及外汇、黄金、原油、天然气以及股指和农产品。从她微信上和我的交流上看,交易资金量并不大。

不知台风前的闷热所致还是为何,此刻采访首位00后,我竟有点紧张。前几次拨通电话双方听不到声音,尝试多番后,『小灰灰』问我是否有使用钉钉,我当场有种找到同盟的释然感,果断添加她为钉钉好友,才顺利开始了这通越洋电话。

“你好,『小灰灰』,很抱歉那么晚采访你,我们尽快半小时结束。”

“没事,我今晚刚好结束结业舞会,刚回到宿舍。”

Anyway,总算和00后接上了话!实际上,这个酷暑,为了应付修学分和课程,『小灰灰』已经1个月没进场。她的交易故事,是像加州阳光一样令人舒适,还是像广州的台风一般猛烈?

02. 做交易,从娃娃抓起!

『小灰灰』出生于安徽滁州,6岁开始前往辽宁沈阳读书。“做交易,从娃娃抓起!”这句话用在她父亲身上并无大碍。从小学开始,『小灰灰』在接触股市和期货的父亲言传身教下,开始了解股市,对她的潜移默化比较大。

“爸爸对我的影响,简单来说,一个字是道,四个字是哲学思想。当然他玩股票,是他认为股票里面最多的是人性的东西,而这也是他真正感兴趣的东西。这是引发我对本我,超我思考的一个引子。”

『小灰灰』坦言他们父女俩喜欢交流哲学方面的东西,看《红楼梦》、诸子百家的内容,再到后面更多关注到社会的东西,最后在这个商业领域里面,找到市场这个一方天地,特有的可以寻找到一种哲学感悟

一位把去德国读哲学当作梦想的女孩,却认为自己是个随心所欲,喜欢游戏人间的人。回到交易上,她的态度也秉承这观点。

“我很感谢我父母,他们完全尊重我的决定。爸爸一直给我一个教导是,交易这种事情除非你做全职,不然是不可以和工资相提并论的。它就像你在游戏厅里买到的游戏币,这个游戏币,你拿去玩得开心点就好,至于能赢多少钱就看你运气。”

带着这种心态,『小灰灰』初中第一笔交易的确是小幅盈利。

03.这东西太酷了吧

2015年初中毕业的暑假,『小灰灰』到了深圳东保投资公司实习,在一位前辈的带领下,以父之名开了账户。这位前辈在那段时间痴迷原油,『小灰灰』第一笔交易以原油为开始,当时开户的平台允许自由调整杠杆,对市场不甚了解的她把杠杆调到了200

“我没有自主分析市场的能力,只是认为原油最近势头不错,我就下多单。数字一直跳动,一般我会在十几分钟就平掉出场。”

首战告捷,『小灰灰』盈利8%左右。

“我当时觉得这东西太酷了,就像玩游戏一样!”

只不过杠杆这个东西,『小灰灰』放到200倍一定是个隐患,硬是没想到这么快,第二天她的账户爆掉了,从盈利8%到亏损剩下5%。前辈一再叮嘱她初学者要放低杠杆去尝试和积累经验,但她当时没有形成这个概念。

“这种没有概念就像一个没有吃过苹果的小孩,你永远无法跟他描绘苹果的味道,你最多只能告诉他这是一种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水果。”

成也杠杆,败也杠杆。

它可能给交易者带来好处,也可能伤害到交易者。亲身体验过后,『小灰灰』很清楚交易并不像游戏那么简单。现在她表示绝对不会把交易当做游乐厅里面的娃娃机去抓,而是对这件事情本身负一个责任。

父母一如既往的支持她做交易,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放平心态在市场玩个够。若说没有经历过几次市场的教训,『小灰灰』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成长。

中途发生了个小插曲,让没有压力这件事变得很难。

交易进行到1年半的时候,『小灰灰』赚了点钱,有些朋友和亲戚就把钱放到她的账户,委托她帮忙做交易,盈利金额按照比例分配。在一次操作中,她的账户净值回撤到了40%

也许朋友和亲戚有那么一种心机,把这些钱给正在读高中的她操作,本身等同于给小孩的一个玩具,更没有挟带着把这笔钱拿回去的预备。

“当时账户金额是2000多美金,尽管后面情况扭转了,也盈利了,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压力太大了。在那之前 我从来没想过为账户的钱负责,因为这些钱本来就不是我的,我甚至没想到过为它负责。”

04.先巴掌,再给糖

你对账户负责,不代表市场对你负责。

20187月份开始,黄金一路走跌,我记得那个夏天每天打开新闻都是“黄金重回1300关口有望”之类的字眼。『小灰灰』坚信黄金一定会反弹,事实上在8月之后黄金确实开始走高,很可惜的是『小灰灰』误判早了一个月,导致使用错误的交易策略,爆仓损失操过5000美金。

“那次对我打击蛮大,从我做交易到现在,爆仓的经历不下5次,但那一次爆掉是最多。再加上高三那段时间,心态就不是很好,也不适合做交易,就先停掉去调整一下自己。”

市场给你苦头吃,也在暗暗为你准备巴掌过后的糖。很快,属于『小灰灰』那颗糖来了。

由于日本开学时间在每年4月初,因此高考过后,『小灰灰』多的是时间放在交易上。十多年来,铂金市场一直没有出现很让人满意的情况,很多投资者(尤其是长线投资者)认为这是一个没有机会的品种,『小灰灰』却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市场必要调节过程导向的现状,铂金有着很大上涨空间。

“我是一个相信直觉的人,这不是作为女人的感性,而是基于对数字处理的经验,就像解微积分一样。这种感觉参杂了很多因素,包括周线的几个回调线,RSI,制造业数据,以及全球供需关系的新闻,还有一些自己对于市场的看法。”

『小灰灰』认为市场终究由人来决定。她举了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假设今天有一颗原子弹投到纽约,以反对特朗普的价值,美元也不会一文不值,反过来再看,就算英国脱欧前景再黯淡,英镑在下跌过程中总会有利好面支撑上涨,因为始终有人参与到这个过程。

“所以我是跟着自己感觉走,不是一张单子,我是持续下了很多单子。”

“你持仓了多久?”

“两个月左右,一直在下多单,终于在2019年第一个季度,区间总计盈利超过10000美金。”

跟着感觉走,常在交易中被人忌惮,当我以为『小灰灰』只是个单纯主观交易的小孩时,侥幸得到些幸运眷顾,她的账户操作却给了我新的惊喜。

05.一边求稳,一边赌博

主观与客观的较量,关于长期盈利这件事上,客观明显占据了上风。

『小灰灰』把做交易赚得的钱缴了去斯坦福读夏校的学费后,目前账户上剩下5000美金。按照惯例,她把5000美金分放在两个不同的账户,一个3000美金,一个2000美金。大账户主要以马丁EA交易,小账户则纯粹跟着感觉做交易。作为一个对自己专业能力认知非常明晰的人,她的交易模型或者源代码都是在朋友推荐下,直接在MQL5上购买所得。

“准确来说,是购买那些在机构工作的职业交易员朋友写的东西,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作弊’了。”

“你是如何界定这种‘作弊’?”

“如果你在学校,拿到professor特别给你的资料去考试,那不算是作弊,但这个行为究其本质来讲,就是作弊,或者说是一种走捷径的行为。”

“所以在你看来,走捷径也是一种作弊?”

“我的潜意识会有这种想法,当然我会在他们的算法上进行改动。说实话,他们的算法也并没有那么好,因为他们写的东西适合几万美金以上的账户,毕竟他的账户金额是20万美金,适合他的账户操作,不一定适合我这样的小资金账户。”

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

具体来讲,『小灰灰』主要改动的地方在于提高它的风险。原因在于她正在使用的算法相对来说较为保守,适合以快打快,出单频率非常高,但这也有一个缺点,就是它会特别频繁的止损,导致它整个账户净值增长过程虽然稳健,却很缓慢。更进一步来讲,这个算法没有完善到适应市场消息的能力。

“大账户,你可以把它看做求稳的账户,至于另一个小账户,说不好听点,就是一个赌博性账户,我的策略出了差错,资金回撤相对会更大。”

在这个被她定义为“赌博”的小账户上,每一单都完全跟着感觉在走,仅仅在入场点、止盈点和止损点留意下技术面,剩下的主要根据政策面和消息面进行做单。

对比这两个账户,大账户从年化收益来看,盈利更多和更稳,但若是从区间盈利来看,很难说哪个盈利更好。如果从印象深刻程度来看,『小灰灰』选择的是小账户。

“使用EA的大账户,数学模型和技术性的东西,所有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市场太扯淡,或者技术不够硬,它不是主观的东西。小账户恰好相反,很主观,可以看到人性的东西在里面。”

至此,我终于找到她信奉“follow your heart”的答案,实质上不是教人把交易看做赌博一样去投资,而真正的解读是:相信自己的判断

06.在第三世界蹭口汤

在『小灰灰』眼里,作为一个资金量极其微小的交易者,必须拥有自己的交易系统。市场留给这部分交易者的生存空间太小,机构吃肉的时候,我们是被吃还是蹭口汤,取决于自我独立思考的能力

“随着年龄增长,你是否满足于自己只蹭到一口汤,你的野心只有这么大?”

“客观上来讲,有可能会变。我觉得这个比喻很现实,但不是我最在乎的东西。我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喝到,也不在乎味道,只希望做好每一笔交易。比如说同样盈利10%1000块和10万块赚到的钱不一样,但盈利这东西整体对我来说是一样的。”

终归而言,她相信没有一个人可以赚到所有的钱,因为这个市场是波动的,而我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在这个波动过程中,抓到一点可以属于我们的东西。

市场之于她,是一个帮助她塑造三观的第三世界。在校园,她扮演学生;在兼职公司,她努力做好かいしゃいん(公司职员);在市场,化身为新生代交易员。

几年后她的态度是否会发生变化?我对此感到期待。

她却报以一笑:“那你不要希望我去读博士,读博的话我也许就不做交易了。”

小结

撇除做交易这件事,『小灰灰』和同龄人没有太大不一样。她需要为学分烦恼,为明天的presentation紧张,喜欢玩社团和听音乐会。

“您要是提前两天采访我,我还真没时间。”

她说自己喜欢游戏人生,也不缺乏对眷恋物事的一番柔情。

她没怎么看过《喜羊羊与灰太狼》,却喜欢当中的灰太狼一家,全赖心底保有对家庭团聚的渴望。

“我6岁离开滁州,在沈阳读书,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陪伴比较少,我不记得安徽是什么样,但滁州虽然小,也算是个才子之乡,欢迎您到滁州来玩。”

如果你要她给点建议给徘徊在市场门口的新人,她会说:

“欢迎来到地狱,希望你可以在这里过成天堂。”

00后交易者,我们拭目以待,我们保持关注……

互动话题

你认为交易能力与年龄大小有关么?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和我交流。


故事征集

看遍交易百态,分享真实故事。如果你有属于自己的交易故事想要倾诉,添加我的微信吧,我们一起聊聊交易那些事儿。
声明:本栏目故事来源受访者口述与投稿,经采访者授权,由主笔采访编写而成,文中交易观点与金十数据无关,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