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全球市场需要警惕的四件事情
巴伦 2019-09-16 18:44:47
对于关注全球股票和债券市场的投资者而言,最近可得好好留意下面这四大风险。

本文来自巴伦(ID:barronschina) 作者:安德鲁·巴里(Andrew Bary)


最近全球市场传来不少利好:贸易紧张局势有降温的迹象;8月美国就业人数增加了13万,失业率维持在3.7%的低位。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在9月底将保持宽松政策,并将短期利率下调25个基点,从目前的2%降至2.25%。但当下全球市场仍然需要警惕四件事情:

股票分红高于债券收益

黑石集团策略师拜伦·维恩表示:

“市场正在做出几个假设。未来6至9个月,贸易局势缓和,利率和通胀率将保持在低位,股市也很有吸引力,股票收益率高于债券。”

当前,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股息收益率接近2%,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1.55%,这是罕见的股票收益率高于政府债券的时刻。标准普尔目前的估值是2019年预期利润收益率的18倍,净收益率(一个与市盈率相反的指标)5.5%。与整个债券市场相比,包括国债、市政债券、抵押贷款证券和公司债券,这一收益比例相当高。

目前,美国国债的风险大于股市,政府债券的上行潜力看上去也更为有限。30年期美国国债目前的收益率约为2%,接近其最近的记录低位。如果其收益率升至3% ,其价格将下跌20%。

独角兽的尴尬

“独角兽公司”是指那些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目前,公开市场的投资者正对其中几家企业感到不满。优步技术在此前创下新低后,其股价比IPO价格低了近30%。Wework母公司We co. IPO前景暗淡,这一点也不稀奇,该公司是独角兽市场弊病的典型代表。

We有巨大的运营亏损: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15亿美元、亏损14亿美元、财务状况不透明且雄心勃勃。该公司其招股说明书中这么写道:“我们的使命是提升全世界的意识。”

该公司有一个危险的商业模式,公司与房东签订的是长期租约,再出租给客户时却是短期租赁协议。该公司在私人市场的估值高达470亿美元,最近有报道称,We可能想在IPO的时候将估值压低至最低200亿美元,或者完全推迟IPO。

对We来说有一个充满吸引力且被低估的选择:投资于一对专注于曼哈顿写字楼市场的领先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SL Green Realty(SLG)和Vornado Realty Trust(VNO)。

尽管谷歌和脸书都在这座城市抢占了一席之地,但曼哈顿仍被视为美国最薄弱的主要写字楼市场。因此,SL Green和Vornado2019年的表现远远落后于同行和蓬勃发展的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市场。Sl Green的股价为81美元,2019年上涨了2%,Vornado的股价为63美元,2019年仅上涨了1%,但同期Vanguard的房地产ETF(VNQ)的涨幅为25%。

Sl Green和Vornado的派息率均在4%左右,同时这两家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的总市值为190亿美元,低于We估值的低端——200亿美元。

投资者担心几个因素:远在西区的哈德逊城市广场的新供应问题、翻修曼哈顿旧塔楼的高昂成本,以及金融服务业的紧缩。这些都是合理的担忧,并且这些似乎充分反映在了低迷的股价上。

Sandler O’Neill+Partners分析师亚历山大·戈德法布偏爱 SL Green。他表示: “管理层一直在做所有投资者希望他们做的事情:出售资产,以相对于资产净值30%的折扣回购股票,并促进投资组合的收益增长。”

与WeWork不同,SL Green和Vornado都持有丰富的资产,其估值低于曼哈顿的私人市场交易。

在这两家中,Vornado相对更大,也拥有更好的资产负债表。出售了中央公园附近“亿万富翁大道”大楼中的公寓,以及曼哈顿一家街头零售空间的合资公司之后,它可以坐拥30亿美元现金。Vornado由77岁的创始人Steve Roth领导,过去40年他将Vornado定位于一个长期的私营公司。在他之后,该公司的发展方向存在不确定性。有可能Vornado会被出售——私营房地产基金能卖个好价钱。

欧洲的风险

20多年前,时任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策略师的韦恩写道,欧洲有可能变成一个“巨大的露天博物馆”。

他的警告被证明是有先见之明的。过去5-10年,欧洲经济停滞不前,利率大幅下降至零或更低水平,股市远远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韦恩在上周表示:

“我的意思是,欧洲仍将是一个很好的旅游、就餐和吸收文化的地方,但不一定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目的地。”

现在的问题是,欧洲股市是否具有吸引力。过去5年,先锋富时欧洲ETF的年回报率仅为1.7%,比标准普尔500指数低9个百分点。欧洲股市的困局在于缺乏具有活力的科技板块,同时在银行、能源以及汽车等对经济敏感的股票领域又占比过多而受到拖累。要知道欧洲的银行业表现远远落后于其美国同行,并且能源又是全球市场表现最差的板块之一。

欧洲股市的利好在于,鉴于欧洲的国债收益率处于低位或负值,比如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0.6%,对收益率十分饥渴的欧洲投资者将会转向股市。

欧洲股市与债券收益率的差距约为4个百分点,而美国这一差距不到0.5个百分点。欧洲股市的市盈率为2019年预期收益的14倍,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8倍。欧洲公司非常喜欢派发股息,而不是进行股票回购,结果是平均派息率接近4%。对于寻求收益的美国投资者来说,欧洲在向他们招手。

欧股方面,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BP)派息率均超过6%。顶级银行汇丰控股派息率为5.4%,瑞银(UBS)为6%;戴姆勒和宝马派息率超过5%,先锋富时欧洲指数派息率为3.4%。

价值投资的复苏

价值型股票9月初开始活跃起来,击败了成长型股票。在经历了长达10年的长期、残酷的低迷期之后,终于可以为四面楚歌的价值型投资者欢呼了。前摩根士丹利前策略师、现任Kindred Capital Advisors首席执行官的史蒂夫·加尔布雷斯表示:

“我对价值型股票在这段时间的不佳表现毫无担忧,现在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已经很少了。这让我想起了2000年,但不同之处在于,现在没有那么多的价值倡导者。”

许多价值投资者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资产基础萎缩,或者将价值的定义扩大,买入Netflix或亚马逊等公司的股票。在2000年市场顶峰之后,标准普尔500指数在接下来的2.5年里暴跌了超过40%。但由于价值股被严重低估,一些价值型投资经理获得了积极的回报。加尔布雷斯对此表示:

“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充斥着只有个位数的市盈率股票,其中有一些股票的派息率达到5%以上。比如利安德巴塞尔工业公司、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达美航空公司、固特异和利安德的派息率都超过了5%。”

投资者还可以通过买入富兰克林资源公司来参与被抑价价值策略的复苏。该公司股价约为27美元,相当于本财年预期收入的11倍,派息率接近4%。该公司将在9月结束本财年。富兰克林的净现金和投资总额超过其当前市值(135亿美元)的一半,这个比例可能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所有公司中最高的。

Pzena Investment Management(PZN)是由里奇·皮泽纳(richpzena)创立并领导的一家小型公司,致力于价值投资的复兴。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股价大概在8美元左右,相当于该公司为年收益的12倍,该公司没有公开的预期收益的数字。皮泽纳的追逐的是那些派息率(包括年度特别支付)为7%的公司,尽管价值投资陷入困境,但皮泽纳在过去一年还是盈利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