辍学回国,他主观交易爆仓7万美金,还能开辟另面人生?| 我,交易者

fitfit fitfit 2019-10-09 22:35:35
我辍了大学,但我没放弃过教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十交易学院(jin10xueyuan),作者:阿花


点击收听故事

花花手记:回国做交易的见过不少,辍学回来专注交易的还真不多见。不经历风雨,看不见彩虹。回顾『Frank』的交易之路,在认定交易是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之前,多跑了几个迂回。从主观交易到量化交易,变化的是扭转盈亏比、交易认知和思维方式,不变的是对交易的热爱。

01.游出那片海

人不经历过生死关头,似乎很难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真正想要的。

我有过两次游泳溺水的经历,扑腾、呼救、沉底,被救,每一幕都历历在目。所以,当『Frank』说到2014年,他在邦迪海滩游泳的时候,差点溺水身亡这件事,我完全理解他这种心理,而这正是促成他回国做交易的几大原因之一。

“从此之后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25岁的『Frank』,2013年前往澳洲读书,15年回国做交易,距今已4年半,目前为一家企业公司管理资金,金融总额约为100万美金,同时和一位伙伴在做量化,正在忙着筹备自己的期货,争取属于自己的牌照

人不走多几里路,也很难看清自己喜欢的是什么。

一开始『Frank』对金融并不感冒,他父母在国内做实业买卖,有炒股的习惯,那时候『Frank』也不是很懂,一直很反对父母炒股。另一方面,更不觉得金融多么的有趣,后来去了澳洲先考的是商科学院,后来转到去学工程系的项目管理。

“父母觉得我不听话吧,因为当初让我学金融不学,后面反倒自己回国搞起金融。2015年股灾,我父母炒股亏了很多钱,想着去了解一下,所以上网去学习一下,几乎是Google自学,后来越研究越有趣,最后就入坑了。

02.掉进交易的坑

私心揣测,不知道『Frank』自学交易是否有点出于对父母炒股失败这件事,实施“曲线救国”的意思?

“13年读大学,15年回国,所以你是辍学了?”

“对,读到大二,我辍学了。”

“交易魅力有那么大,值得放弃十几年苦读即将到手的一纸文凭?”

“多个原因促成的,当时我在澳洲也在创业,主要是在做关于Airbnb和Uber的模式,类似分享监制的一些项目。在澳洲学习的知识,我觉得可以在网上等多种渠道可以学习到。”

自学交易的过程包括自己拿钱去学习、看书、自我探索,虽然有艰辛,但『Frank』否认自己感受到痛苦,他觉得用“迷茫”一词更合适。经历过学习和爆仓之后才会有成长,这些都是交易者必经的过程。

前期主观交易的时候,『Frank』做单方法是习惯看大周期趋势,再从小周期找入场机会,坚决不逆势交易。如果行情处于横盘震荡,交易者需要做的是“等”

“不要去猜测突破方向,先观察等待,再扣动扳机。”

说到印象深刻的事情,他三句离不开的还是爆仓。

当时『Frank』做原油,由于前期几次连续打损,亏钱的同时也影响了他的情绪和判断,亏了依旧不愿意认输,更不肯止损,完全失去风控意识。显然,主观交易的代价是爆仓70000美金。这导致他后来总结经验的时候,发现最重要的不是交易者的入场时机,真正重要的是在于资金管理和风控。

“本质上来看,拒绝认错是初期交易者最大的心理敌人。如果没经历过爆仓,我风控意识和仓位管理的意识不会加强。”

03.最优一笔交易

有最差,亦有最优。

『Frank』目前认为自己做的最好的一次交易是2018年3月份抄底可可豆,原因在于持仓时间够久,这张单他拿在手里前后共计2个月。耐得住性子对于交易员来说很重要,那笔可可豆交易在两个月时间内,一直呈趋势性上涨,最终『Frank』止盈离场时,本金20万澳币,回报超过30%。

“那是我持仓最久的一次,一般来说,一笔交易我通常在一周之内离场。现在做量化,主要是日线的策略了。”

后来,换个时间再问『Frank』最优交易是哪一笔,他却有新的见解。他已经不再去衡量每笔交易是好还是坏,区分交易好与坏这件事更容易让交易者产生偏见。

人往往会趋利避害,区分出“最优”后,下一次交易往往预设这笔交易将是下一个“最优”,反而容易导致不理性交易和不实际预期;相反,当“最差”被区分出来后,交易者则容易产生畏惧心理,有可能变成分析权重占上风的交易员,耽误了下单时机。

“本应该赚钱的一笔交易,短暂价格回撤触发了‘最差’交易记忆,导致平仓匆匆离场,之后价格反抽创新高或新低,你都会后悔。”

做交易,出现后悔的次数在所难免。到底何时应该bet on it(放手一搏),何时应该let it be(随它而去),这就涉及到『Frank』说的攻守之道了。

04.进攻还是防守?

『Frank』交易认知上的观点,受《孙子兵法》影响挺大。

“从主观角度来讲,就是你的回撤,趋势来临的时候大家都赚钱,但你在趋势来之前能不能活下来,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在市场进入横盘时候,你能保证资金回撤幅度不超过6%的范围么?赚钱以后,你怎么运用风控,仓位管理持续稳定的去赚钱,让资金曲线呈现稳定向上走。如果上涨波动幅度太大,那么你完成不了职业资金积累。

好比两国打战一样,你不会看到好的交易员一下子就全都兵临城下,干掉对方。你要等待时机,用各方面策略,等待对方出错误,蹭上机会才出兵,这才会增加获胜几率。做交易同理,你要先保证自己不败,保证资金安全。当市场给了你机会,你能看到弯下腰来捡到钱的时候,进场就对了。

关乎仓位管理的掌握,用轻仓去试这个市场,看是否有机会。损失的只是很小的部队,后方还有很大的部队。如果发现有趁机可追击的机会,趋势在我这边的时候,大部队随时都可以调动。”

反例当然也是有的,『Frank』举了个给他很大启发的朋友为例。

一位在美国加州大学读PHD的朋友,从13年开始做比特币,是一个冒险主义者,一年可以赚几十倍,17年上涨的时候,轻松赚取几千万,但最大的问题是风控,所以后来跌的时候 他亏掉了绝大部分。

“再一次验证无论你之前盈利多少,只要有一次重仓亏损,亏到50%的话,那么之前到手的那些都没有了。”

05. 仍需改进的与继续热爱的 

在守住盈利资金的同时,『Frank』还有更大野心。

他看到自己需要改进的方面在于急需开发不同类型的量化策略,以同时交易全球不同类型资产,从而到达多样化的效果。

他的合作伙伴,拥有比较强的编程能力,在16年的时候管理着大概2亿资金,他们在上海相遇之后一拍而合。目前,『Frank』负责策略的设计和买卖逻辑,合作伙伴负责编程。

“如果有多个策略去做多个品种的话,那么不同品种出现横盘的现象,这种概率是很小的,这样我整体的资金至少可以说更稳定。”

最后带着前文提到“曲线救国”那个问题,回归到我问『Frank』交易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他说最终和最初有关。

回想当初,他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赚钱。

2015年希腊金融危机,他做空欧元兑美元,只是随便做做。那时候他惊喜的发现自己通过观察,把不同的品种、不同时间线的图表打印出来找到规律这个过程,足以证明这件事情可以赚钱,可以实际可行。

『Frank』认为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他在实验室里面像小孩子一样各种探索和测试着自己的想法。量化就是一个工具,让他能够快速证明想法是否可行,至于在这个实验室找到自己的财宝,只是值得开心的一个原因罢了。

“最初很纯粹,就是出于一种热爱;最终和人生一样,贵在过程和经历。”

小结

即使在亏钱的时候,『Frank』也没有想过放弃交易,他不去追问“不适合” ,他去追求交易中的“好情绪”。

当一个人要以交易为生活,养活自己,压力自然不可同日可语。相对的,成长速度和此前偶尔玩玩的心态也完全不在同一个层级。『Frank』 谈起全职交易前后的变化,给了以上两个核心概括。

家里人对于他做交易这件事从一开始的反对(因为总怕他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到现在不大管他,事实上按『Frank』的话说是也管不了。在于没有告知父母的前提下自己辍学这件事,父母始终觉得有心结。

“你是很叛逆的人?”

“算不上,只能说是比较有自己想法,当然是在合理范围之内,不是无理取闹。”

“你自己觉得辍学有遗憾吗?”

他直言不会,如果重来,他还是会这样选择:“虽然我辍了大学,但是我从没放弃过教育。

心中有所爱,身动有所学。愿每一位交易者都有此等状态。

互动话题

你认为在交易中进攻重要,还是防守更重要?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和我交流。

策划&编辑:阿花

排版:乔乔


故事征集

看遍交易百态,分享真实故事。如果你有属于自己的交易故事想要倾诉,添加我的微信吧,我们一起聊聊交易那些事儿。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