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基留下的最后“礼物” 它能挽救已疲弱不堪的欧元区吗?
佬郭 佬郭 2019-10-30 16:10:44
德拉基就要离开欧央行了,但他走之前早就为欧元区的未来规划好了线路图。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于10月28日发表了告别演说,这个曾经不惜一切代价救欧元于水火之中的行长就要卸任了。市场普遍担忧,在欧元区经济仍旧低迷之际,德拉基卸任对欧元区而言可能会是雪上加霜。

然而,分析师费迪南多·朱利亚诺(Ferdinando Giugliano)则表示,尽管德拉基卸任了,但是他早在前几年就为欧元区的未来规划好了路线图,包括如何提振欧元,以及如何实现建立更强大、更紧密的欧洲货币联盟的梦想。

德拉基的主要构想是建立单一存款担保机制、资本市场联盟,以及单一欧元区预算方案。去年5月份,德拉基在佛罗伦萨旧宫(Palazzo Vecchio)发表演讲称,尽管欧元区自主权债务危机以来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但是欧元区发展之路仍道阻且长、任重道远。

当时,德拉基指出,目前欧盟内部的单一货币体系不够完整,为了使欧洲货币联盟能够有效地应对未来的种种挑战,应当建立单一存款担保机制,这样能够确保欧盟国家享有同等的安全感。

他还表示,建立资本市场联盟的好处在于欧洲企业的跨境所有权会更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一国遭受经济冲击时,可以将这一冲击分散到其他国家。

其中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德拉基提出的单一欧元区预算方案,在德拉基看来,单一欧元区预算方案是一种额外的财政工具,旨在提供额外的稳定性,增加人们对国家政策的信心。

不过,问题在于要如何设计这样一种财政工具,这是多年以来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对此,德拉基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2018年9月,德拉基在柏林赫尔蒂管理学院(Hertie School of Governance)的演讲中表示,设计这种财政工具有满足以下两个条件:首先,效力充足,这样才能全面恢复财政稳定职能。其次,设计要合理,要能够防止道德风险。

德拉基还表示,满足这两个条件就能解决来自两方面的担忧。其一,单一预算不足的问题。其二,担心会为挥霍无度的国家提供补贴。

德拉基于2018年12月在比萨发表演讲时重申了这一主题,他表示,各国对单一欧元区预算方案的担忧也恰好就是这一财政工具面临的核心难题,即为何不能让所有欧元区国家从中受益。

不可否认,实行单一货币联盟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也并未达到所有国家的预期。德拉基表示,这凸显了两方面的问题,第一,结构性不紧密的国家比其它国家更容易受到经济放缓的影响。第二,我们现在所建立的货币联盟仍不完善。

德拉基也指出,难以建立完善的货币联盟的原因在于主权观念,因为许多国家担心会因此失去控制权。

对此,德拉基今年在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发表演讲时表示,希望各国不要将独立和主权混为一谈。真正的主权不体现在制定法律的权力上,而是体现在控制结果和满足人民基本需求的能力上,独立决策的能力并不能保证国家拥有这样的控制权。换言之,独立并不等于主权。

因此,如果欧洲领导人不明白这一点,仍旧不愿采取行动,那么即便知道更广泛的一体化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和政治方面的益处也毫无意义。

最后,朱利亚诺提到了德拉基本月在米兰天主教大学(Catholic University of Milan)发表的最后一篇演讲,德拉基在演讲中讲到政策制定者应当具备的三种技能,即知识、谦逊和勇气。

朱利亚诺认为德拉基就具备这三方面的素质,其中最显著的就是勇气。正是因为德拉基的勇气,他才能在2012年时提出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欧元。

德拉基表示,我们之所以有勇气采取行动,是因为我们坚信,如果我们毫无作为,风险会大得多。

朱利亚诺指出,欧元区之所以能在10年前的主权债务危机中幸免于难,主要是因为欧央行对其架构进行了一些根本性的改革,尤其是对欧洲央行内部的改革。

而现在,由于种种担忧,这一进程或许就要停止,这或许才是欧元区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它带来的风险将是巨大的,甚至可能引发一场危机。

因此,在向德拉基致敬之际,欧洲领导人应该反思德拉基此前对于政治经济方面的提议,但最重要的是学习他的勇气。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