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出口全面封锁 产量下降还能如何恶化?
Queenie Queenie 2020-02-14 22:29:02
利比亚目前的困境在某种程度上被忽视了。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对石油市场造成严重破坏,油价下跌得比2003年非典爆发时更为剧烈,利比亚目前的困境也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被忽视了。

利比亚的石油产量曾一度被视作欧佩克+减产计划的不确定因素,但由于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实施的生产与出口限制仍在削弱利比亚的石油产能,不到两周内利比亚石油产出就下降到了六分之一,每日不到20万桶。随着利比亚的出口码头进入不可抗力状态后,像锡德尔(Es Sider)或拉斯拉努夫(Ras Lanuf)这样的港口的储存量(总储存量不超过200万桶)很快就会被填满,迫使产油商无地储存,只能停止生产。事态的发展还能比现在更恶化吗?

自从1月中旬哈夫塔尔在柏林会议之前封锁了利比亚所有主要港口之后,到目前为止,利比亚只有Bouri和Farwah两个码头仍在运营,它们都在几十英里外的海上。

由于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一直试图成为一个为利比亚人民利益服务的实体,因此它无法在这场长期冲突中站边。但该司董事长萨纳拉(Mustafa Sanalla)还是警告道,这样的不可抗力状况将带来多方面的不利后果。萨纳拉将封锁比作“引火自焚”,称封锁将剥夺利比亚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导致利比亚第纳尔崩溃,将所有外国公司赶出该国,并且严重破坏基础设施,导致最终可能需要几月甚至几年才能恢复。为了证明这一点,尽管不情愿,NOC已经开始公布其遭受到的损失。

如果以1月17日之前的产量为例,到2月10日,利比亚石油产量累计损失已超过2000万桶,致使财政损失超过13亿美元。同时,2月10日NOC被迫关闭了日产量12万桶的扎维耶炼油厂(Zawiya Refinery),使得该国东部几乎完全失去了燃料供应(哈夫塔尔控制区仍能利用拉斯拉努夫炼油厂提供的燃料)。但是封锁并不仅影响了民族团结政府(GNA)控制的地区——由于所有陆上港口都进入不可抗力与生产受限,天然气供应被切断,班加西及其周围的发电厂不得不关闭。

即便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对NOC来说,这次封锁的时机也不能更糟糕了——2015年至2017年利比亚几乎没有新增陆上探井,在那之后钻井活动才刚刚开始逐渐回升,一直恢复到仅2019年下半年就新增了9口探井的水平(2019年上半年没有)。有趣的是,所有探井都在哈夫塔尔控制的区域内,如果不考虑近海的Mellitah油田,那该国西部就没有一口探井。

此外,虽然认为地中海其他产油国从利比亚的动乱中受益可能有些牵强,但事实是这场动乱确实通过推高轻质低硫原油价格,缓解了该地区因新冠病毒而引发的市场恐慌。

利比亚石油的竞争对手撒哈拉混合原油价格升至了9年高点,其2月官方售价较即期布伦特贴水2.46美元/桶,较布伦特原油贴水2.9美元/桶,在过去三周里上涨近1美元/桶。阿塞拜疆轻质原油受到的影响更大,上涨了近1.5美元/桶,较即期布伦特贴水6.5-6.9美元/桶。就连地中海地区的中酸性乌拉尔原油比起1月17日水平也上涨了0.5美元/桶。

尽管利比亚石油产量仍未跌至可能的最低水平(如果只有近海油田产出和凝析油仍在供应,其出口量将降到7万桶/日),任何进一步的下跌都不太可能影响地中海轻质低硫原油市场,因为其近海的Bouri和Al-Jurf品种是含硫量较高的重质原油。

利比亚危机的唯一解决方法将会是政治手段,这从哈夫塔尔对NOC请求的蔑视中可以看出。不过,目前没有任何“利比亚峰会”,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多方会议”。就连联合国安理会也只能对利比亚的事态发展不断在口头上表示深切关注。似乎只有军事行动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除封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