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暴涨的秘密,欧元区狂囤万亿存款

最贪婪的交易员 最贪婪的交易员 2020-06-12 16:06:22
现在起,务必留意美联储的美元掉期额度使用情况。

当说到美元囤积的时候,人们可能会想到2014年底俄罗斯的危机,当时俄罗斯企业不愿意将其出口收益所获得的美元售回本国的外汇市场。这一囤积美元的行为致使美元兑卢布飙升,直到俄罗斯出口商被劝说将自己的美元换成卢布。

而今年三月,“囤积美元”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当时,资金短缺推高了美元,而企业则被指责为这一情况的罪魁祸首,因为它们希望在预计的供应链中断之前能够获得美元储备以避险。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为这一说法提供了一些支持。报道称,在3月的最后三周,企业从银行信贷中融资1240亿美元,而此时,传统的美元融资供应来源——商业票据市场,已经失灵。

在美元融资的需求方一边,由于美元在贸易和金融流动中的主导地位,美元有无数的使用者。除企业外,以美元融资、对冲具有美元风险敞口的多元化投资组合的买方需求也很庞大。

此外,银行在这方面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欧洲银行依赖批发市场来为美元贷款账户提供资金,这是2008年危机的一个主要根源。

试图从数据方面来确认这种囤积行为,以及发现它对美元总体意味着什么,仍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但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

如果囤积美元的故事结束了,美元存款应该会出现在某个地方。银行是寻找美元存款的最好地方,它们会向当地监管机构报告存款的变化。对于欧元区银行业,荷兰国际集团的Teunis Brosens定期分析欧洲央行每月发布的“欧元区货币发展”报告。似乎在3月的报告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囤积美元的活动。

Teunis的下表显示,欧元区银行在2020年一季度的存款猛增近1万亿欧元。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增长。其中超过一半以欧元计,反映了本地银行、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囤积流动性。

但在此图表中,对我们而言最突出的是,欧元区银行报告的美元存款增加额接近3000亿欧元。这大大超过了2008年美元资金紧缩之时创造的增幅纪录——2400亿欧元。

从这些美元存款的来源来看,欧洲央行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与非欧元区居民的占比大约为60:40。此外,如果查看这段时期的美元表现,会发现存款压力和存款数量大量增加的时候,美元通常走强。这证明了美元是世界上唯一的真实融资货币的说法。

此外,欧洲央行的数据将这些美元存款分为银行和非银行贷方。是所有公司都在为供应链挑战做准备,还是更多是银行业推动了美元存款的增长?

数据表明,银行占美元存款增加额的三分之二(约1850亿欧元)。这仍然意味着,包括企业在内的非银行机构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欧元区银行美元存款增加了超过1000亿欧元。但是我们怀疑,企业通过银行信贷额度提取美元并每年支付高达1.00%利息的说法可能不是推高美元的主要推动力。

相反,我们怀疑欧元区银行对美联储美元掉期额度的使用正在推动这一表现。符合资格的对手方可以通过欧洲央行拍卖的7天和84天掉期工具获得美元资金。截至3月底,欧洲央行已通过这些美联储互换额度向欧元区银行贷出了约1000亿美元。这些美联储美元掉期额度的使用可能被视为应进行预防性美元筹资的最及时信号。

如果使用美联储的美元掉期工具可能是推动美元存款波动的关键因素,那么好消息是美联储会及时提供关于使用情况的数据。目前,有14家央行可以使用美联储的美元掉期工具,目前的借贷总额为4470亿美元。 

有一种观点认为,这些预防性美元数量将保持不变直到2021年,因为银行想先看到破产水平(我们的信贷团队看到欧洲高收益领域的违约率为10-12%,而利差指数为6%)或等待Covid-19的第二次浪潮。这种谨慎是有道理的,当然,从美联储的数据来看,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银行已准备好让其美元借款滚存。

但是,现在从美联储借入的资金总额与2008年12月美联储美元掉期贷款的最高使用量相去不远(当时为5800亿美元)。令人惊讶的是,到2009年底,那些美元掉期额度就减少到零,当时广义美元指数已从高位下跌了15%。而目前,广义美元指数仅比其2020年3月的峰值下降了约5%。

荷兰国际的分析认为,现在,我们肯定要在我们的工具包中增加美联储的美元掉期额度使用情况。如果有任何迹象表明银行已准备好让其预防性的美元借贷下降,这将更有利于市场的正常化进程:投资组合重新流向新兴市场、美元温和下跌,导致欧元兑美元在年底前升至1.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