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指暴跌引投资者“逢低买入”,但科技股面临的威胁还在

柯迪 柯迪 2021-02-24 07:46:20
“女版巴菲特”透露在在特斯拉股价跌13%、回吐今年内涨幅的时候,“大量”购入了特斯拉的股票。

由于对美债收益率上升和科技公司估值高企的担忧,纽约时间周二上午10点前(北京时间23点前),纳斯达克100指数跌超3%,当时关于“逢低买入”的讨论成为推特上的热门话题。

不仅散户在买入,“女版巴菲特”Cathie Wood周二接受电台采访的时候也表示,在特斯拉股价跌13%、回吐今年内涨幅的时候,“大量”购入了特斯拉的股票。她没有透露具体的购买金额。

在强劲买盘下,纳指盘中一度从跌3.9%转涨,最终收盘微跌0.50%。Wood表示:

“回调是好事,它让我们所有人保持谦卑。我所经历过的最强劲的牛市都是建立在时刻保持担忧和警惕的基础上。”

除了强劲买盘,隔夜鲍威尔在国会面前做出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承诺,也助长了美股反弹。

鲍威尔特别强调,美联储不会仅仅为了应对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而收紧货币政策,如果债券购买速度有任何变化,美联储会提早明确传达信息,现在还不是考虑预算赤字的时候

EP Wealth Advisors投资组合策略主管亚当·菲利普斯(Adam Phillips)指出,鲍威尔提供了投资者今天“需要”听到的保证。市场接收到了他关于“通胀是一个过程,货币支持不会消失”的提醒。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美债收益率上升对科技股的威胁不可忽视。随着通胀预期升温推高美债收益率,科技股的长期利润就要以更高利率来贴现,因此相比之下,周期性板块的短期现金流看上去反而更具吸引力。

投资者和分析师指出,收益率上升附带损害可能包括:企业借贷成本上升;投资者有更多的选择,而这些投资者之前认为股票之外的选择很少;一些热门科技股的估值模式不那么有利。随着企业借贷成本上升,银行股受益,但科技股的表现则落后。

另外,此前科技股受益于宅经济,在科技板块中,以远程办公、电商支付、社交广告为代表的股票成为投资者的心头好。亚马逊、Zoom、Netflix等科技股也都受益于居家概念,但疫苗分发开始的后疫情期间交易逻辑可能出现变化。

许多投资者都将10年期美债收益率作为股票估值公式中的贴现率。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当收益率较高时,企业的预期现金流被认为价值较低。这可能会威胁到许多科技股,因为它们的大部分收益预计将在未来进一步增长。


本文部分来自美股研究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