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美国如何更好地应对危机?

经济决策者们应当如何应对无法预料的冲击?

本文来源于新浪专栏


如果一颗流星撞击地球、一场重大自然灾害来袭,亦或发生了其他之前无法预料的冲击,经济决策者们应当如何应对?

有两种可行的选择:一种是按照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做法专注于帮助金融业,另一种是像2020-2021年(疫情危机)那样,尽可能地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尽管2008年危机应对比其他许多方案都好,但2020年所取得的成就应当成为我们应对系统性灾难的参照基准。

但下一次,我们需要更好地帮助处在收入分配底端的人群。这就需要对社会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投资,这些投资无疑应当从现在开始。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欧决策者的共识是,救援措施应侧重帮助防止金融业破产。这意味着以有利的条件提供额外的股本,并尽可能提高资产价格

相比之下,直接提供给房主和失业工人的支持金额很小,也并未考虑在灾难中措手不及的非金融公司(包括餐馆、商铺、酒店在内)。

到了2020年,情况就不一样了。金融体系也处于危险之中,为金融行业以外的无辜群众提供帮助的政治意愿却要强得多

当然,在经济衰退中丢掉工作或遭受收入损失的绝大多数人均应被视为无辜的旁观者。但经济决策者往往认为这种损失是正常的或不可避免的。甚至在一种颇具误导性的委婉说法中,被称之为“创造性破坏”的必要组成部分。

请记住,收入水平较高的群体很少遭受这样的损失。其中少数人可能破产,但一般而言,受教育程度更高、也更富裕的人更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工作——或者找到一份新工作,一旦经济出现转机,他们就会更快反弹。财大气粗的富人,也就是手里有现金的人,通常在经济低迷时期表现不错,因为他们可以低价买入资产。

正如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06年谈到房价可能崩盘时所说的那样:

“我有点希望这种情况会发生,因为那时像我这样的人就会入市购买。”

当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在一场总统辩论中追问这一点时,特朗普回应道:

“顺便说一句,这叫做商业。”

然而,我们在新冠危机中学到的是,不一定要这样。通过提供慷慨的(相对于历史水平)失业保险和其他形式的支持(比如防止驱逐),政府能够让人们住有所居,吃有所饱,并防止资产价格、财富和前景的螺旋式下降。

事实上,在过去的18个月里,资产价格一直非常活跃。2020年,美国人的总财富增加了13.5万亿美元,部分原因是股价上涨,但主要是因为房价上涨而不是下跌

2020年亿万富豪的表现和2008年之后一样,都很不错。这次不同的是,普通家庭得到了更好的保护。

当然,事实证明,公共支持体系还远远不够完善。要把现金交到需要的人,包括工资较低的服务业工人手中,实在太难了。申请支持的小企业不得不面对官僚的繁文缛节。获得公共卫生资源的机会仍然极不平衡。

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就是开立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账户,允许在适当情况下直接向个人提供资金

此外,可以运用最新技术来了解那些遭受不可预见冲击公司的财务需求。同时确保所有人都能定期获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这是建立医患信任的最好方式,以便人们在关键时刻,例如在疫苗问题上,听取他们的指导意见)。

好消息是,美国国会在新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中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最新的共识显然包括为扩大宽带接入而提供资金。

未来依然会有冲击,而且不能认为它们会比大多数人记忆中的冲击小。我们能够而且应该为我们能够想象到的所有具体冲击做好准备。但大多数人和所有重要的决策者都认为,这些重大破坏都是低概率事件。

但迄今为止,我们应当进一步认清现实。准备抵御不可预见危机的最佳方法是在岁月静好时帮助民众生活得更健康、更富裕,并在逆境来临时尽可能多地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