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替美联储辩护:为解决流动性危机 鲍威尔真的尽力了

Nan Nan 2019-10-25 12:54:52
回购市场这段时间的乱局,再一次将美联储推向风口浪尖。

近段时间,美联储“开闸放水”成为一个热点话题。自从上个月回购市场突发流动性危机以来,美联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希望重塑市场秩序,但同时也引发了许多争议。

先来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在9月中旬,美国金融市场突发流动性危机,导致回购利率大幅飙升。银行、对冲基金和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等市场参与者,都无法在这场流动性危机中独善其身。

当然了,美联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先是纽约联储进入回购市场,提供了将利率恢复正常所需的现金。随后,美联储出台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的国债的新计划,启动另类QE。美联储的干预效果是显著的,经济学家们也认为联储向市场投放的流动性已经基本满足需求。但真正的问题是,美联储应该采取一些措施,让市场运行得更加顺畅。

美国不少经济学家和市场分析师都认为,从这一次市场动荡中可以看出,美联储的长期政策存在一定漏洞,市场自身的顽疾也十分严重。这将对未来的银行业监管、基金利率乃至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实施方式产生深远影响: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长戴蒙(Jamie Dimon)等银行高管就表示,由于美联储的流动性规定要求他们持有足够的现金或易于出售的资产以度过危机,银行发放贷款的空间受到压缩。

另一些银行家则表示,这起危机使业界人士对美联储从Libor向有抵押隔夜融资利率(SOFR)过渡的计划产生了怀疑。

除此之外,一些国会议员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框架提出了质疑。在该框架中,美联储通过调整支付给银行准备金的利率,来更广泛地设定利率。

针对上述问题,有外媒通过对经济学家和市场分析师的综合采访、调查,得出了以下总结和分析。

首先,让我们先来看一下银行监管的问题。经济学家们认为,只要美联储确保银行拥有充足的储备,流动性规则就不应造成任何市场扭曲。更重要的是,这些规则可以使金融体系更加安全,并在大银行陷入困境时帮助它们解决问题。

当然了,银行家们争论的焦点在于,准备金率与另一项监管要求之间存在矛盾——根据美联储的要求,银行吸收亏损的股本占总资产(包括现金)的比例是最低的。当美联储试图通过增加准备金来刺激经济时,增加的现金可能会导致银行不经意间达到这个最低杠杆率,从而限制它们的放贷能力,削弱刺激计划。

不过解决的方法也不复杂——有分析师认为可以从比率的计算中去除准备金,通过向上调整法定比率(不包括准备金)来确保美联储不会通过降低银行资本金要求来削弱整个体系。

其次,对基准利率而言,回购风波的确让有担保的隔夜融资利率变得更加不稳定。但美联储已经通过向市场注入更多现金来解决这个问题,尽管它还可以做得更多:设立一个长期回购工具,以略高于正常回购利率的利率,以美国国债抵押品为抵押发放贷款。

根据经济学家的设想,这个工具将设定利率上限,并通过向市场参与者保证资金始终是可用的来防止任何恐慌的现金争夺战。通过上述操作,SOFR将变得更加稳定,这将有助于减轻Libor的依赖。

最后,还有一个引发更广泛的货币政策问题。曾几何时,美联储主要通过调整各银行在联邦基金市场上相互拆借的准备金数量来管理利率。这种情况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发生了改变,银行获得了支付准备金利息的权力。这使得美联储可以设定银行愿意放贷的利率下限,无论它们在联储的存款有多少。

分析人士认为,这项新措施有三个重要的优势。其一,它更容易操作。美联储不必每天调整准备金供应以使联邦真正基金利率接近目标,而是只需要确保银行有足够的现金,准备金利率就将完成剩下的工作。

其二,该措施允许美联储提供尽可能多的现金来应对金融压力。在旧体制下,美联储无法承诺提供无止境的支持,因为增加的流动性可能会推动联邦基金利率低于其目标——也就是说,美联储可能会失去对货币政策的控制。如今,由于准备金利率起到了下限的作用,美联储不再有这种约束。

第三,银行系统的效率和安全性得到有效提高。只要美联储提供充足的储备,银行就会有充足的现金来应对流动性紧缺。它们也不需要在联邦基金市场进行大量的借贷——在旧体制下,这种活动产生了大量的交易对手风险,却没有带来多少好处。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