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收益率为零正拖累投资者

佬郭 佬郭 2019-11-19 22:30:48
逐利是每个投资者的本性,为此他们常常忽略了风险。

美国的实际收益率已经降至零,经过通胀调整后,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为零。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好几年,而且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下去。

然而,不论是美国的个人投资者和金融投资机构,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现实,也未适应实际收益较低的情况。

由于实际收益降低,他们为了追求更高的收益而选择去冒更大的风险,其结果可能是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尤其是在经济衰退可能来临的情况下。

在市场中,为了追求高收益冒极端风险和高财务杠杆的例子比比皆是。美联储也对此表示赞同,美联储在一份半年度报告中表示,持续的低利率可能损及美国银行业利润,并迫使银行家可能做出一些威胁到美国金融系统稳定的高风险行为。

由于实际利率太低,一些美国大型公共基金的投资收益下降了许多。美国国家养老基金已经下调了他们的预期收益,以目前的情况,7.25%的平均预期收益还是显得不切实际。截至6月30日的一年里,资产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基金的平均回报率仅为6.8%,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截至今年上半年,大型公共基金的资产为4.4万亿美元,比它们需要支付的未来福利少4.2万亿美元。据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Pew Charitable Trust)的数据,这些大型基金的情况一直恶化,自2007年以来,这些大型基金的负债增长了64%,而资产仅增长了30%,远远跟不上负债的增长速度。

当美国公共养老基金的资产无法支付承诺的未来福利时,它们往往有三个选择:

第一是要求州立法机构提供更多的资金,但目前大多数州立法机构希望削减开支,而不是增加开支。

第二是削减退休福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许多养老金福利是由法律规定的。

第三是冒着更大的风险以获得更高的回报,这也是这些机构一贯的做法。

由于前两个选择主动性太差,实施起来难度太高,所以美国公共养老基金一般会选择第三种,从高风险中博取机会。据Willis Towers的数据,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瑞士和荷兰2018年将26%的资产配置于另类投资和高风险投资,高于2008年的19%,其中包括房地产、风险资本、私人股本、甚至评级仅略高于“垃圾级”的债券。

只要美联储将短期利率保持在零以上,美国银行存款和其他资金来源与长期贷款收入之间的差额将保持收缩状态,并且有可能进一步减少。这也是收益率曲线平坦的另一种表现方式。以摩根大通、富国银行和花旗集团这三家大型银行为例,它们在第三季度的净利息收入较第二季度下降了2%,平均净息差从2.66%降至2.54%,贷款总额却基本持平。

对于美国储户来说,他们正在缓慢但不情愿地适应零利率,他们开始转向投资股票,原因在于股票提供了更高的回报。标普500指数的平均股息收益率为1.9%,略高于10年期美国国债的利率。

带来的坏处就是导致股票估值过度膨胀,经周期调整的美股市盈率比长期平均水平高出约50%。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储户对零利率的方式也不同。在欧洲,负利率正诱使储户将货币投入保险,并为退休储蓄更多资金,而不是用于消费。在瑞士,人们则纷纷逃往房地产市场。

追求高收益的投资者还纷纷涌入债券市场。由于需求强劲,全球新发行的政府和私人部门债券(尤其是垃圾债券)的发行量正在飙升。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公司(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全球共发行了约4.6万亿美元债券,较上年同期增长12%。企业净债务与现金流之比从2010年的1.2倍飙升至2018年底的1.7倍。

如今,人们为追求高回报而承担的风险,虽然不像次贷危机那样引人注目,但却更为普遍,因此也更危险。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或许都应该降低杠杆率和风险,学会适应一个长期实际利率较低的时代。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