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18年,32岁财务自由,他说技术派是最差的交易员?| 前ING副总裁访谈

柯迪 柯迪 2020-03-26 00:00:00
“图表能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不能告诉你为什么,这个原因才是交易的关键信息。”

采访速记:在采访Gary之前,我们已经有太多的好奇。在我们的眼里,他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比如说他不认可技术分析、无方向交易、个人主义、很张狂......而这些矛盾很大程度上构成我们的质疑。纯粹质疑没用,让我们看看当事人怎么回应。

01. 如何实现财务自由

18岁入市,32岁实现财务自由,单这一项,Gary的张狂也有足够底气。

没有不劳而获的劳动成果,狂人有自己的方法。

Gary申请到投行第一份工作的时候,他是整个交易部门最年轻的交易员,负责在记录交易员操作。他自己认为严格意义上来看,自己不是在做交易,更多的是非常初级的记录工作。

有时候在庸碌的日常寻找机会,就是一个人脱颖而出的根基。

1989年,Gary所在的投行需要一个人在周一早上做开市交易,可是在周五晚上打电话寻找第一人选的时候却没联系上。此时,第二人选的Gary得到了这个机会。

“这是我的运气。”

再之后,他在运气的基础上加入努力和勤勉细心。到他加入日本市场的时候,正值日经指数崩盘,那时候他只需要朝九晚四,但他做到了朝六晚七。此外,他在每天早上都会帮忙给所有人买早餐。

别小看这一顿小小的早餐,它就带来了Gary的第二次机会。

日经指数崩盘数月之后,由于管理层看到团队亏损太大,于是决定作出调整。他们在把两名交易员降职为助理交易员的同时,将这两人的交易账户进行整合,重新提拔一人负责。

Gary又一次成为不二人选。

提拔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工作时长凸显了他的努力,二是买早餐这件事体现了他的谦逊。因此,Gary在进入投行半年之后,就拿到了交易账户。

“我后来的成功,其实和我的交易方式,甚至我的个性是有很大关系。”

那么,做市商的交易方式又是什么?

02. 做市商是不是交易员

做市商到底是不是交易员?

Gary的回答是:绝对是!

毫不犹豫给出反应,意味着他对这个认知有明确的定义。这些定义扩大描述,做市商被Gary形容成大多数市场中最有技巧的交易员,而这是成为做市商的必要条件。

“既要报价,又要做市,你必须先于他人感知这个市场的变动。”

在Gary的理解里,做市商的工作无非是判断这份合约目前价值如何,然后再判断自身是否可以以更低价入手,或者可以以更高价出手。

我们对做市商的印象基于,他们不在乎市场前后30分钟发生了什么,在于他们不在意趋势。Gary肯定了这一定论,顺带作出进一步解释。

“不管交易品种是什么,我只看当下我能买卖这个品种的依据是什么。识别信号,小资金入场,然后反复操作。至于30分钟钱价位到什么水平,这不重要,看好当下,是做市最重要的特质。

这样的解释,很难不让我们把做市和坐庄等同起来。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持续盈利的几乎都是庄家,那么Gary所声称的交易参考数或指标,对于散户来讲不就是过于遥远并没用处吗?

“并非如此,专业交易员利用的信息是可共享的,区别只在于我们运用这些信息的方式。”

“所以你们没有‘秘密武器’?

“是的,没有。

我们无从得知这个否定回答里面的真实度,但是从对市场运作的理解做区别,这个做市商必备的基础,就已经足以打败太多散户。

理解市场如何运作,找出改变投资者观点的原因,筛选重点信息等等,这不就是散户常常疏漏的地方吗?散户最喜欢做的就是直接看图表,依赖图表得出交易观点。

的确如此。

要知道,技术图表之于Gary而言,毫无用处。

03. 技术派交易员表现最差?

这句话说出来就火药味十足,估计很多技术派已准备拍桌而起了。

敢讲,也是Gary的一大特点。

“我们用户当中很多都是技术派,你觉得他们会赞同?

“他们不会,但交易就是需要观点的碰撞。

Gary如此坚定的定义技术派,并非空口说说。

他在伦敦呆了15年后,开始着手写第一本书。彼时,他找两位著名的技术分析师学习技术分析,让他大感意外的是自己所学到的知识与市场运行原理并不相符,这也成为他对技术分析产生质疑的原因。

此后,他花了两年去研究技术分析。如果得出来的结果是技术分析有用,他将会把这个方法纳入自己交易中去,并不是带着要证明技术分析是错的初衷去做这件事。

Gary联系了全球数学机构、大学和央行,为此做了无数研究,从心理学、研究报告、大学知识、经纪商等角度去求证。在这个过程中,他完成了第一本书。

尽管由于标价问题,销售量不算高,但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在书中给读者中的技术分析师写了一句话:请阅读这本书,并指出我的错误。你知道吗,我到现在都没有收到过回应哦。

据Gary所说,纽约联储的研究把使用技术图表的人归于“噪音交易者”。

噪音相当于有效信息的反义词,市场中有些交易员使用有效信息交易,另一部分则用噪音。用行为金融学的话来讲,就是有些交易员认为真实的事实并非真实。

众所周知,技术分析在中国市场有多广泛,这么说来,图表真的一点意义也没有吗?毕竟,图表能告诉我们市场发生了什么。

“图表能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不能告诉你为什么,这个原因才是交易的关键信息。

Gary提及原油价格出现了飙升,在图表上1小时后能看到整个形态,如果你能知道飙升原因,你就会知道同样事件发生后,市场还会有类似反应。可是,如果只看图表,就会忽略这种前后联系。

然而,做市商的关键之一在于理解价格波动背后的联系。问题在于,这个市面上的做市商是少数,对于散户来讲,他们的出路又在哪呢?

Gary的建议是一个交易员的目标应当竭尽全力地变专业,从而获取成功。若非如此,不如退出市场,因为这样做不好交易,最后走向亏钱。

“做市商的确不多,但投资者可以学习这类知识。不要去寻找反转点和顶底部,在我看来都是一些错误信念。如果你以5秒钟为单位做交易,大幅亏损的可能性就会被降到最低。”

综上所述,一个交易员学学交易理念,尝试变换交易方式,尝试快速进出场,也能慢慢进入更好的交易轨道。

欧洲十大名校之一的阿姆斯特丹大学,对此做了详细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为止,表现最差的交易员都是技术面交易员。

之所以市场上有那么多人使用技术分析,Gary认为是人们喜欢走捷径使然。宣扬技术分析的人大多数都不是交易员,更多的是分析师、经纪商或者卖方的人。

“技术分析不可行,而大部分交易员都做的就是预测价格,那除了多学习理念,还有哪些交易方式适合他们?”

“预测价格完全就是散户的交易方法,这就涉及到我会说到的无方向性交易。”

Gary以期货交易中的剥头皮为例,以此佐证快速进出场,是保护个人交易者不被大资金袭击的最好方法。

他补充提及到世界上最大最好的对冲基金,所使用的交易策略基本上也是无方向性。

“如果你还仅仅是预测,说明你还是非常业余的交易方式。”

04. 只想做少数派?

一个专业的交易员,必定有坚定的立场,就好比Gary不认同使用指标,他在交易员势必要注意的一点上,也态度鲜明。

“这个行业要注意‘上瘾’。如果你一直亏钱,还很享受在这一行,说多爱交易,有多么刺激,那么你的麻烦大了。

在交易中寻求刺激,是Gary最不想看到的交易状态。相对比来说,他更喜欢交易员享受在交易中盈利,只喜欢赚钱的感觉。

如何判断一个交易员上瘾?方法也很简单。Gary的说法是技术图表一会盈利一会亏损,并且不能找出区别的话,就可以说是上瘾。

“上瘾是一个交易员失败的开始,所以你至少要有很强的求胜欲望。

我们在对Gary的采访过程中,听取了太多和之前所闻不一样的观点,他自己也有体会,并直面质疑。

听众和他说得最多的就是“你告诉我们的与其他所有人都不同”,往往他都以“乐意至极”为回应。

本质上的信心,源于他完全清楚绝大多数个人交易员都在亏损,当他们反馈不同,就代表自己的思维和散户是不一样的。

“你只想做少数派?”

“我必须是少数派,因为多数人会亏。”

Gary从几十年的交易经验当中总结得出,当人们处于多数群体中会觉得舒适,想随大流做事情,但在交易中,随大流就代表着亏钱。

“我不想因此给人留下傲慢印象的误解,当我这种交易风格在散户中成为普遍的那天,就是我必须停止交易的那天了。

他想做的也不过是想让大家认识事实。无需做到接受做市,那怕懂得期货如何剥头皮和快速进出场,把交易时间范围缩小到数秒,都将对个人交易产生巨大改变。

小结


中国金融投教环境与西方有极大不同,Gary的建议是要看你跟谁学习,背景和风格是否有优势。

“很多人自称交易员,但他们与专业交易员之间差距巨大。

这样的少数派,注定是难以一见的,因为他没有过多的必要去说服太多人。

可这个世界上,偏偏需要一些从容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少数派。你可以持保留意见,但不妨碍他想给交易员规划一条正确道路的心。

这是一个拥有几十年交易经验的人小小的愿景,而我们明确感受到了交易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目标足够高,人才能越往上走,即便折中没到达专业,也已经甩掉业余很远很远。

声明:
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