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八折甩卖,梭哈不?

美港电讯 2020-09-07 19:09:24
上周四、周五,科技股遭遇股灾,原因竟是涨势如虹的特斯拉突然“倒车”......

本文来自金十数据旗下美港电讯APP,港美股数据,就是快,请戳下载链接或扫码立即下载。

没有一直涨的股票,即便它是特斯拉!

上周我们就见识了一场看似由机构减持引发的多空大博弈。

谁能想到,特斯拉如日中天的股价都敌不过英国资产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减持。

坚持持仓已七年之久的“死多头”Baillie Gifford突然高位减持,震惊了华尔街,特斯拉股价随即暴跌,触发环球科技股跌势,并间接引发了美股小股灾。

问题是,经历上周的大战过后,哪一方依然实力在线?

01 特斯拉突然“倒车”

先来看看战况有多激烈!

从上周四(9月3日)晚间说起,科技股可谓引爆了美股小股灾,三大股指全线收跌,道指收跌超800点,跌幅2.78%;标普500指数收跌3.51%,纳指收跌4.96%,均创6月11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到了周五,美股延续跌势,三大指数全线收跌,纳指依然跌得最惨,本周累跌超3%,创三月美股闪崩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而引发科技股滑铁卢的元凶之一,就是今年美股中最牛、截至8月底已上涨近500%的特斯拉。

周四特斯拉迅速暴挫逾10%,11:40左右跌幅甚至一度超过15%,创下5个月内最大跌幅的记录。近三日的累计最大跌幅近20%,一度从502.49美元的最高价大跌超100美元,市值缩水超930亿美元。

周五凌晨盘后交易中,特斯拉一度再跌超4%至390美元,以此计算市值大减1040亿美元。若从周二的高位算起(盘中创出502.49美元的历史新高),已经跌了25%进入技术熊市。

但多头继续发力之下,特斯拉周五盘中强势反弹,一度涨超5%,最终收盘上涨2.78%,报418.32美元。之后,未被纳入标普500指数的消息又令其盘后一度大跌7%,较历史高位已经累计下跌超20%。

一直以来科技板块在疫情期间受资金吹捧,不少股份更屡创新高,特斯拉更是最耀眼的明星。

此前为了鼓励新的散户入场,特斯拉在8月11日还刚刚搞完了“高送转”,进行了历史上首次拆股。每拥有1股特斯拉股票的投资者都将额外获得4股股票(相当于A股10送转40),此后股价一路飙升了50%,8月的累计涨幅超过了80%,市值一度突破4400亿美元。

零对冲评论称,特斯拉24小时内就跌去了半个埃克森美孚,如果不是进行了拆股操作,特斯拉就“全完了”。

所以说,这种突如其来的暴跌显得十分可疑,确切原因也难以描述。

数据确实显示,苹果和特斯拉相继拆股以来,它们的交易量暴增,这几天还导致多家券商服务器宕机。

据彭博,特斯拉在8月31日的成交量接近1.2亿股,相比之下,8月27日和8月28日只有约2000万股。

9月1日上午,Robinhood的用户收到了下图中的通知,称由于交易活动增多,该应用程序的运行受到影响被延误,引发大量用户在社交媒体上投诉抱怨。

除Robinhood外,据Fox Business 8月31日报道,宏达理财(TD Ameritrade)和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服务也出现中断。

除交易活动暴增外,期权数据还显示,这几天特斯拉的看空情绪增强,9月2日特斯拉的认沽比率为40%,认购比率为60%,3日两者分别为45.2%和54.8%,但4日认沽比率又有所回落至44.8%。

02 外部最大股东砍仓惹祸

我们猜测导火索是一些神秘减持导致散户信念突然动摇,从而引起恐慌,造成了踩踏。

1、最直接的原因是,就在周四特斯拉股价暴跌的前一天,其最大机构股东Baillie Gifford刚刚报告了大幅减持信息。

特斯拉的最大机构股东、英国基金公司Baillie Gifford在周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13G报表中,报告了减持行为。

报表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其特斯拉持股由2月时占7.67%,减至8月的4.25%,涉及减持1928.4万股(按拆股后计算)。如果按照特斯拉8月31日的收盘价每股498.32美元计算,总套现金额为96.1亿美元。

虽然减持后Baillie Gifford仍持有特斯拉普通股3107.47万股,同时解释减持完全是因为其股价大升,触发了基金持有个别股票的比例限制(不超过10%),也同时表明大跌后会再吸纳,但时机实在可疑。

所以,消息还是大幅拖累了特斯拉的股价,连带美股一众科技股下跌,并触发了全球科技股的跌势。

“死多头”Baillie Gifford高位减持特斯拉可谓震惊了华尔街,这其中也与它在投资界德高望重的地位有关。

Baillie Gifford总部位于英国爱丁堡,是一家有着超过100多年历史的老牌投资机构,但它依然能紧贴潮流,参与投资大量新世代的科技独角兽企业。

官网显示Baillie Gifford为全球客户管理和咨询的专业股权、固定收益和多资产投资组合规模达到2620亿英镑(3237.5亿美元)。

据此前英国媒体报道,Baillie Gifford多年前透过Scottish Mortgage Trust投资了的阿里巴巴,并且已获得最少10倍以上的回报。它也是腾讯大股东Naspers的投资者之一。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Baillie Gifford在2018年作为牵头人或参与者,共参与了约20笔投资,总交易规模超过21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它与特斯拉渊源特别深,对特斯拉的投资已经长达7年之久。

2013年初,Baillie Gifford耗资8900万美元买进特斯拉230万股,当时的平均持股成本是38.7美元。随后几年,Baillie Gifford一直在美股市场积极买入特斯拉股票,到了2017年大概持有特斯拉1400万股,成为马斯克之后的特斯拉第二大股东。

这些年来,尽管特斯拉股价出现波动,但它一直坚持持股。Baillie Gifford曾阐述过投资特斯拉的逻辑:

特斯拉拥有更好的产品和微小的市场占有率,而传统车企尽管是坐拥巨大份额却仍在沉睡,给予其巨大的颠覆空间;

特斯拉的投资机会超越汽车本身,还覆盖了清洁能源和公共事业;

特斯拉作为垂直一体化企业,通过硬科技解决行业核心痛点。

第四,特斯拉是行业领导者,能够引领新能源汽车的风潮。

但就在散户大规模涌入、特斯拉冲向历史新高之际,原来忠诚的第二大股东突然减持,这难免让散户联想到机构是否在开始转移仓位,这对于特斯拉是一大利空。

2、同时,特斯拉股票拆分之后再启动增发融资的做法,也令散户们怀疑自己开始被“割韭菜”。

在暴跌开始前,特斯拉周二公布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增发计划,旨在筹集最多50亿美元资金。受此影响,特斯拉股价就开始由涨转跌,当天收盘时下跌了4.67%。

这些做法让人质疑,机构投资者对特斯拉股票的需求是否开始枯竭,所以特斯拉要将融资重心转移到散户身上了?

在此之前,桥水基金也在今年第二季度大幅减持了特斯拉仓位比例达44%,更早之前的2019年第四季度,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IF)更是几乎全部抛售了特斯拉持仓,从Q3所持的约830万股减持99.5%至约3.9万股。

3、不仅如此,我们发现,早在本周特斯拉暴跌之前,就有特斯拉内部的重要人物执行了一套神操作,大赚一笔并成功逃顶。


Kathleen Wilson-Thompson

监管文件披露,特斯拉的董事会成员Kathleen Wilson-Thompson,周一(8月31日)行使期权以每股44.95美元的价格买入12500股股票,然后在当日美股开盘不到一个小时内以超过10倍的价格(451.48)卖出,获利508万美元,并且成功躲过了之后的三连跌。

零对冲还发现,Kathleen Wilson-Thompson和Baillie Gifford抛售是在同一天,虽然后者周三才提交减持报表,两者的时机都相当完美。

如此完美的操作,难道有人获得了什么内部消息?他们抛售之后,特斯拉的市值蒸发了超过1000亿美元。

重重疑云之下,本以为特斯拉拆股会涨得更高的散户们,开始形成“我在加仓、机构却在逃离”之类的幻想破灭的想法,从而引起恐惧,跟风抛售。

03 太早看空是死罪

但除了美股大盘的氛围改变和以上因素之外,我们并没有发现一直支撑特斯拉股价上涨的基本面有什么恶化。连涨几个月之后,如今整个美股市场都出现了估值过高的担忧,更何况是特斯拉。

从感性的角度讲,它的创始人马斯克还是那么善于制造“科技梦”,他有源源不断的梦想故事可以输送,可以给市场投喂炒作题材,特斯拉品牌也还是如此充满“科技感”和“高级感”的魅力,还是投资者最喜爱的股票之一。只要马斯克能保持住这样的形象,就是保住了特斯拉股价的核心关键。

从现实的角度讲,估值过高确实一直是特斯拉身上最让人担忧的地方,但8个月狂涨500%可谓“教科书式”示范了逆势沽空有多危险。

特斯拉汽车的未来交付量被认为才是维持股价上涨的关键因素,但这是一个很长远的问题,也并非不可实现。

按照《财富》的分析,要想证明自己的高估值合理,特斯拉就需要在2030年之前实现2040亿美元的年收入,也就是卖出350万辆电动汽车,每辆售价5.8万美元。

今年一季度的情况是:特斯拉在全球总共卖出17.9万辆,营收为120.21亿美元,已经完成营收任务的5. 89%。对比来看,特斯拉的销量也算是鹤立鸡群了。今年一季度全球汽车销量同比下降逾20%至5960多万辆。

同时,马斯克还正通过拆股和发售新股的做法推高股价,因为股价越高,就能筹集越多的资金来建更多的厂和造更多的车,令特斯拉的估值与股价更加匹配,继而又会令特斯拉的股票更具价值。过去十年中,特斯拉曾通过高位增发新股募集了140亿美元资金。

美银计算得出,以每股700美元的价格计算,特斯拉可以通过发行10%的未偿股票来筹集近700亿美元,这就能建设24家新工厂,造出600万辆新能源汽车。

以不同价位发行10%的已发行股票VS特斯拉可以建设多少工厂

由此看来,在2020-2030这漫长的十年里,实现2040亿美元的年收入也并非那么遥不可及。

所以说,此时就喊出空军已至、空头觉醒这种口号显得过于浮夸和危言耸听。

事实上,截至8月31日,特斯拉仍有约53%的股份由机构持有。

其中五大机构股东都极具公信力,包括Ballie Gifford、先锋(Vanguard)和贝莱德(BlackRock)。此外,诸如方舟资管(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Legal & General Group和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等规模较小的机构也增持了特斯拉股票。

可见,多头实力没那么容易撼动,几天之内的股价波动也并不能说明什么。有人反而认为这波下跌是一个很好的逢跌买入时机,因为9月份特斯拉的催化剂十分丰富。这可能就是我们看到多头频频绝地反击的原因。

04 九月“电池日”另一爆点?

特斯拉9月面临“电池日”和“入标判决”这两大公开的事件型风险,此时股价波动加剧应该是情理之中。

周五特斯拉已经被确认未能加入标普500指数成分股。此前分析师认为这一事件可能吸引被动投资者入场,从而加剧股价波动。如今被拒绝加入,也是多头周五反击遇阻的原因。

不过,特斯拉还有一个大日子——定于9月22日举行的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和“电池日”,预计到时候马斯克会放大招。

他可能会发布关于Maxwell干电极技术和Roadrunner“百万英里”电池的细节,还可能发布关于硅纳米线电池产品的信息。这些都是能让特斯拉再甩开对手几条街的重磅技术杀器。

“电池日”的注册页面

其中,硅纳米线可能是特斯拉的秘密武器。

最新的“电池日”注册页面被指是硅纳米线这种新电池材料的结构图。注册页面发布的同一天,马斯特还在推特上表示特斯拉会在3-4年之内大规模生产寿命更长,而且能量密度提高50%,也就是达到400瓦时/千克的电池。

有心人士还发现,硅纳米线的使用公司是电池制造公司Amprius,而这次的特斯拉“电池日”活动地址,就选在了Amprius附近的特斯拉Tera电池制造工厂。

所以这个9月,马斯克很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更大的惊喜,况且拆股已经可让更多人更容易加入进来为市场的非理性情绪添油加醋。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特斯拉的每一次利好,都会实实在在地反应在股价上。一旦马斯克的9月惊喜扭转当前的担忧情绪,特斯拉就很容易让更多散户加入这场吹泡泡游戏,应该还会有更大的上涨空间。

我们确实需要提醒自己不要在泡沫中过度疯狂,但也别忘了有时需要利用泡沫去壮大自己。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