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学家:拜登时代的通货膨胀 注定只能越来越丑陋

拜登时代通货膨胀数据整体而言大概率会变得越来越丑陋。

本文来源于腾讯美股


图源:子图网

其实,国家也和个人一样,经常会干出傻事,让自己处在极度困窘之中,尽管想要摆脱,但是任何一种选择都充满了痛苦。美国目前就是如此,面临着一系列重大的威胁,通货膨胀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全球经济增长研究所主席拉恩(Richard Rahn)撰文指出,其实不管是通货膨胀还是其他的问题,原本都不至于发展到当下这样危险的地步,只可惜人们之前未能做到未雨绸缪,悬崖勒马。

当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涨幅超过5%的消息传来时,华盛顿的当权者们,更加确切来说,就是财政部和美联储,都深感震惊,但是,这真的那么值得吃惊吗?之前长达若干个月的时间当中,私营部门的许多经济学家就已经一再就通货膨胀的威胁不断发出警告了。

然而,面对警告,美联储和拜登政府却大声宣称,这些高企的通货膨胀数字将只是暂时性的,这都是疫情封锁结束后,经济重建遭遇了短期供应短缺的缘故。

这样的观点当然不能说全然是错误的,尤其是,一些重要的原材料确实存在短缺,造成了价格飙涨——当然,众所周知,这些涨势现在已经逐渐开始退潮了。

关键在于,究其根本,通货膨胀与其说是一个暂时性问题,还不如说是一个基本面问题,或者直接说是源于货币供应的迅猛增长。货币供应的增加,其中很大的一部分都转化成了创纪录的储蓄,尤其是那些高收入群体,储蓄尤其充足,而这便会诱使他们去以比正常情况下快得多的速度去购买各种商品和服务。

在多数的时候,如果供应面没有受到政府各种政策的限制,这也不会造成多大的麻烦。比如,高额的政府失业救济补贴,现在很多州还在持续发放,由此就产生了一个意外的副作用,即使得许多潜在的劳动者选择了待在家中,而不是出门去找一份工作。结果就是,企业无法雇佣到足够数量的劳动者,于是他们只能被迫缩减工时或降低产量。

去年,当疫情风暴开始席卷全美时,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们认定,在诸多企业被强制关闭的情况下,直接付钱给那些因此被裁员的劳动者,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结果就是,不管是不是真的需要,几乎每个人都得到了政府派出的支票。

然而,与此同时,由于经济已经在政府的命令之下停摆,拿到钱的人们发现,想要把这些钱花掉已经变得很困难了。于是乎,大家便看到了家庭储蓄和联邦预算赤字双双猛增的一幕。直至现在,许多人还因为不工作而领取着不菲的福利,结果就是,货币供应猛增,而商品和服务的供应却没有跟上来。更多的货币追逐更少的商品,价格的上涨也就是必然的了,而这种价格的全面上涨,正是典型的通货膨胀。

知道通货膨胀是怎样造成的并不难,但是想要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却绝不简单。在20世纪80年代初,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沃克尔(Paul Volcker)和总统里根面对着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准确地判定,通货膨胀造成的损失实在太过严重,必须痛下重手予以消灭。于是美联储大幅度削减了货币供应的增长速度,里根政府也大力放松监管,来降低成本。

这一次调整是充满痛苦的,按照之前的计划,美国经济在1980年至1982年间的大多数月份当中都陷入了衰退。沃克尔和里根都是强硬派,愿意顶着由经济困难造成的巨大政治压力,不惜诉诸衰退也要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不如此不足以走出泥潭。最终,他们的政策奏效了,再加上大规模减税的配合,到了1983年,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重新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而通货膨胀已经变得温和许多了。

当前的美国总统拜登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迄今为止都没有表现出他们强硬的一面,没有展现出不惜造成经济低迷也要削减货币供应的意愿。相反,他们其实是下注于商品和服务未来的增加速度,希望这速度足够快,使得新增商品和服务能够吸收过去和现在的货币供应增多部分。

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却又对供应面做出诸多监管方面的限制,这一点在化石燃料行业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他们努力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并贯彻其他会使得企业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政策,而这些只能导致企业成本增高,产出减少,最终带来更严重的通货膨胀。这显然是南辕北辙。

众所周知,在特定的经济政策和由此而来的特定的经济表现间,是存在一段滞后期的,一般都可以长达十八个月,乃至二十四个月。从这个角度来说,大约一年半以前,货币供应开始猛增,而其影响以更高的价格,即通货膨胀的形式在现实经济当中体现出来,现在很可能只是刚刚开始。

这便意味着,通货膨胀数据即便将来可能在不同月份间出现起伏,但是整体而言,很大概率会变得越来越丑陋。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依然不肯放松监管的缰绳,相反还会继续其大力度监管和增税的政策,也许还会将各种价格的全线上涨归罪于商界的“贪婪”。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媒体同盟军们也会跟着唱起一样的调门,最终导致政府贯彻限制物价,限制工资的政策,就像尼克松曾经做过的那样。

历史已经证明,无论是限价还是限薪,其实从来都不可能取得成功,相反只能造成灾难,使得经济全盘紊乱,同时黑市高度繁荣。

想当年,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早在公元301年就试图进行过价格控制,但是最终也未能如愿。自他以后,不知道多少政府又进行了成百上千次同样的尝试,但是结果却只能不断验证两千年来不可颠覆的铁律。不过,这并不妨碍拜登政府也许会在不久之后尝试,只是结果其实早已注定。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0